当前位置: > 永利娱乐城-老品牌值得信赖 >

注册送休会金88送现金:陕西退休厅官维权陷窘境 感叹“一般庶民可

发布时间:70-01-01 08:00
陕西退休厅官维权陷困境 感慨“普通百姓可想而知”

2月9日,田文广站在小区被推倒围墙的不远处,感叹维权不易。 华商报 图

今年72岁的田文广退休前官至副厅,曾是安康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和田文广一起维权的刘存田今年80岁,退休前是安康军分区司令员。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和军分区原司令员一起帮业主维权,这种组合即使在海内也极为常见。那么他们是为了什么而维权呢?

跟许多人为私家利益“维权”不同,田文广等人是为了大家伙的好处维权。但他们的维权目前陷入了窘境。

他们呼吁政府职能部门改正物业公司由开发商子公司担任的不畸形景象,呐喊尽早出台标准物业服务的相关政策,而当2016年12月安康市出台物业管理实施办法后,他们发现办法更多地是在替开发商和物业公司说话,向市领导反映后,办法随即被叫停。

今年1月,田文广所在小区的围墙被“不明身份的人”推倒。业委会成员与开发商和物业交涉后,受到匿名电话恐吓;向当地派出所报警,但警方至今未有定论。

将来维权之路怎么走,田文广表现不会废弃,但他盼望,这条维权之路能走得别那么艰苦。

因小区车位之争开端关注物业法规

“业主才是小区真正的‘主人’,物业公司的工作职员是‘服务者’。现在在安康,‘服务者’把属于‘主人’的公共场地擅自建筑了车位,还要‘主人’掏钱来买,这不是笑话吗?”

田文广诞生于西安,上世纪70年代从陕西产业大学毕业,后到安康工作。从共青团干部始终干到了安康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兼秘书长,还担负过汉阴县县长、安康市交通局长等职,在岗时曾长期分管经济工作。

2004年退休后,田文广习惯迟早在汉江边漫步,yk38.com,回家后喜欢读书上网看消息,也热衷玩微信。在许多熟人眼里,尽管已经退休多年,但田文广是一个敢于说真话办实事的人,许多人都爱好有事件找“田主任”聊聊。对反应的问题,田文广有准则:但凡波及公共大众利益的看法和倡议,他个别都会向有关部门转交,私事一律免谈。

田文广开始帮大伙维权始于2016年夏末秋初。一天,他从位于安康市南环路的小区出去散步时,看到邻近几个小区门口车辆拥挤、人群围观,甚至还有警车和警察。挤进人群听了一会,田文广搞清楚了,本来是小区物业和业主为车辆进入的事情产生争执。小区物业认为,只有在小区内买了车位,业主的车辆才干入内停放。但业主们显然不吃这一套,他们质问物业人员:你们在小区里修建车位经由业主委员会批准了吗?一个车位售价16到18万是谁同意的?用来修建车位的公共场地本属于业主共有,物业公司有什么权应用来修建车位销售?车辆停放收费经过业主大会探讨了吗?田文广看到业主个个满腔怒火,物业公司的人则理屈词穷,说不出个所以然。警察在了解了情况后,也接踵驾车离去。因为持续好几回看到相似的局面,田文广老人决定追求谜底。他认为国家在这方面应该是制定有法规的。

他先是赐与前的一个老部下打电话了解情况。老部下告诉他国家在这方面早有立法,即《国务院物业管理条例》,陕西省人大常委会也早在2008年就公布有《陕西省物业管理条例》。田文广问老部下,《条例》在安康没有实施办法吗?老部下明确告诉他,安康市一直没有出台这方面的法规办法。

回家后,田文广开始通过网络查问相关材料,得悉国度和陕西省已明确要求所有的物业管理企业要更名为物业服务企业。

“将‘管理’变为‘服务’,固然仅仅是两个字的变动,但明白了业主才是小区真正的‘主人’,物业公司的工作人员是‘服务者’。如今在安康,‘服务者’把属于‘主人’的公共场地私下营建了车位,还要‘主人’掏钱来买,这不是笑话吗?”田文广啼笑皆非。

放下材料,田文广继承走访调查。以他自己居住的小区为例,他发现小区内业主共有车辆500余辆,但小区内的800多个车位天天晚上却都停得满满的,有300多辆车都是四周小区业主掏泊车费停的。田文广纳闷了,外面小区业主在本小区停车收费没有错,但这些费用每年有多少?是如何收支的?和院子里的许多邻居谈及此事,大家均不知情。

调研安康物业市场想给有关部分作参考

“我调研的结果显示,简直所有的物业公司都是开发商的子公司。虽然名称是物业公司,但心坎里仍旧认为本人是开发商。所以他们自作主意用小区公共土地建车库,而后出卖给业主,也就不奇异了!”

田文广决定对安康市的物业市场做一个摸底,然后将意见和建议交给有关部门,供决议者参考。

2016年秋冬节令,田文广每遇到一个熟人都会问所栖身小区物业方面的情况,结果他发现安康市区有新旧90余个小区,居然没有一家独立的物业公司。“我调研的结果显示,几乎所有的物业公司都是开发商的子公司。虽然名称是物业公司,但内心里照旧以为自己是开发商。所以他们自作主张用小区公共土地建车库,然后发售给业主,也就不奇怪了!”田文广对华商报记者说。

而《陕西省物业管理条例》规定,建设单位应该按照房地产开发与物业管理相分别的原则,逐渐采用招标的方式选聘具备相应资质的物业服务企业。

《陕西省物业管理条例》还规定,yk38.com,业主大会能够决定采取招标或协定的方法,选聘存在相应资质的物业服务企业。

顺着这个思路,田文广又开始就小区业委会的话题开始调研走访。某日他随意走进安康市一新小区,问业主委员会办公室在哪里?被问的业主普通都是很索性地回答说“不知道”。

在这个小区,田文广遇到了一位同是退休干部的老同志。老同志告诉他,自己前年搬进小区时去领钥匙,物业工作人员让他在一张表上打钩。他当时扫了一眼,似乎是关于业主委员会的什么表。

如今听田文广如斯一说,老同道很是愧疚地说自己此前基本就不知道业主委员会是干啥的,也不认得其中人员。

跟着调研访问持续深刻,田文广发明了许多问题。比方《陕西省物业治理条例》第53条划定,建设单位应向物业服务企业移交竣工总平面图,建设单位应将物业管理区域的土地应用证、物业管理用房产权证移交给业主委员会,而安康市的大多数小区业主都不晓得什么是业主委员会。《条例》还规定,物业服务企业收取水电用度不得转变政府定价,而事实中安康市很多小区家眷院只管都在统一标高地位,但水电价钱却都不一样。物业企业每月的用水用电更是素来不颁布过。

研读市物业管理实施办法工笔见信反映漏洞

“我在家里把这个文件研究了一天,得出的唯逐一个结论是,这个办法是在替开发商和物业公司说话。”

在全面了解完这些情况后,田文广感到很有必要将这些情况反映给安康市领导。2016年11月底,他实名写信给安康市“市长信箱”,建议安康市加大贯彻国务院和省政府“物业条例”的力度,尽快出台这方面的法规。越日,他的邮箱收到了回复公文,称函件已经收到,已经交办相关部门办理。再几天后,安康市住建局也给他回函,称他所反映的问题已责成安康市房管局调查处置。回函还先容说,《安康市物业管理实施办法》已制订出台,将于2017年1月1日起实施。

2016年12月初,有熟人来家里探访田文广,顺便给他带来了一份安康市政府的红头文件。这份文件全称为《安康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印发安康市物业管理实施办法的通知》,附有注释内容19页的《安康市物业管理实施办法》。

熟人指着文件对田文广说,这个文件的出台还多亏了老同志们的意见,领导们都很器重。那一刻田文广心里觉得热乎乎的,觉得自己没有白忙活。

第二天,田文广仔细研读了一遍这份行将实施的的《安康市物业管理实施办法》。结果他越看越吃惊,由于他发现这份实施办法无论是和《国务院物业管理条例》比拟,还是和2014年8月份陕西省物价局出台的《陕西省物业管理实施办法》相比,都遗漏了好多要害内容。更重大的是,他认为所漏掉的条款内容大都是监管制约物业公司和开发商的条款。

“我在家里把这个文件研讨了一天,得出的独一一个论断是,这个措施是在替开发商和物业公司谈话。请问为什么会这样?”2017年2月9日中午,这位安康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在家里接收华商报记者采访时,很是冲动地说。

田文广还就这份意见和十几位老干部交流了意见,一些老干部认为,《安康市物业管理实施办法》的许多表述,给人的感到是针对业主而制定。

2016年12月12日,田文广决议再次给安康市引导写信陈说自己的见解。他这封信的题目为“对《安康市物业管理实施办法》的一点意见”。长近4页的意见中,细心列举了实施办法的破绽和失误,还提出了老干部们的几点建议。意见写完后,原来好几位老干部都要签名。田文广最后说还是自己一个人署名算了,不想给别人添麻烦。

老干部们的意见终极起了作用。2016年12月底,《安康市物业管理实施方法》在上网公布仅三天后就被撤回。安康市政府给出的理由是“暂缓实行”。与“暂缓实施”同步,安康市住建局在网上宣布了一份“安康市住建局对于再次征求《安康市物业实施管理办法》意见和提议的告诉。”但蹊跷的是,多少天后该通知也被屏蔽。

所在小区围墙被推倒 业委会成员被电话恫吓

“我一个副厅级老干部维权都这么艰难,普通老百姓可想而知。”

物业管理文件被紧迫叫停事件尚未彻底停止,老干部们又碰到了一件和物业管理相干的不平事。2017年1月7日凌晨,田文广所寓居的安康市长兴小区南围墙被一群不明身份的人用发掘机推倒,yk38.com。田文广和街坊刘存田等老干部懂得到的成果是,围墙是小区的开发商雇人推倒的。这段围墙邻近小区公共游泳池和运动区,开发商说要拆掉游泳池修建经营性破体车库。

听到这个新闻,80岁的刘存田白叟一下子火了。他以为小区公共绿地法律上属业主共有,开发商无权更改用处。刘存田也是老干部,退休前为正师职的健康军分区原司令员。

刘存田和田文广等老干部商量后,建议由业主委员会露面和开发商及物业公司交涉此事。但更蹊跷的事又发生了,业主委员会的成员们相继接到恐吓电话,要求他们不要过问此事。“我们有的业委会成员深夜被打电话骚扰”,业委会副主任唐某对华商报记者说。

情形反馈给田文广和刘存田,两位老干部再次拍案而起,刘存田说这事自己管定了。

春节前的1月12日下昼,刘存田、田文广两位老干部带着被威吓的业委会委员到当地公循分局报案。分局回答说此事属地管理,让找当地派出所。派出所警察答复的很罗唆:这事须要考察。田文广认为,挖毁围墙属于显明的损坏公共财产,打恐吓电话已经属于刑事案件,公安机关应当按照治安法处理。但警察让他们回家等消息。

回家后田文广和刘存田等几位老干部一磋商,大家认为事情之所以发展到这一步,根本起因在于物业管理条例在安康落实不得力,属于执法不严,人大常委会应该监督执法。当晚由田文广执笔,几位老干部给安康市人大常委会写了一份资料。一是反映了物业管理条例在安康实施滞后,二是反映围墙被推倒后,公安机关一直没有说法。田文广对华商报记者说,写这封信的目标是愿望人大常委会能施展执法监视作用,督促职能部门解决问题。

但让他大感意外的是,随后他收到了一份安康市人大常委会的“人民来信来访复函”,称他所反映的问题已经转交市信访局办(处)理。“我是要求人大常委会发挥执法监督,但他们却把我的反映当信访了!”田文广对华商报记者说。

安康市房管局相关工作人员告知华商报记者,关于围墙被毁一事已经查明,就是小区的开发商组织人挖的。对此,安康市住建局1月9日就已向开发商发函,请求结束拆墙并恢还原状。

2月9日下战书,田文广去找刘存田念叨围墙被推倒一事。田文广半开玩笑地给刘存田说:“假如你肩上的‘杠杠’(肩章)还在的话,我信任这围墙早都恢复了。”刘存田哈哈一笑说:“如果你当初仍是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相信咱们的反映不会一个月了还没结果。”

两个退休干部哈哈大笑。

站在被推倒围墙的不远处,72岁的刘存田感慨说:“我一个副厅级老干部维权都这么艰巨,一般老庶民可想而知。”

>>记者追访

已签发物管办法为啥又被叫停?

安康市法制办:提出过修正意见但再未见上报

安康市房管局:有好几个部门在签发前加入了意见

2016年12月签发的《安康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印发安康市物业管理实施办法的通知》为何公布三天就被叫停?这个文件在签发前岂非没有经过严厉审核吗?为什么会存在那么多漏洞?

安康市国民政府法制办的一位负责人答复华商报记者说,文件是由安康市房管局起草送来的,法制办在第一次审核后提出了许多明确的修改意见,要求房管局修改后再上报。但不知道为什么,文件并没有再次被上报法制办,就签发了。该负责人介绍说,依照政府文件报送程序,凡以政府名义签发的文件,法制办必需负责把关审核。“我只能告诉你,这份文件我们是审核过的,也给起草部门提出了许多修改意见。”

2月10日,负责该文件起草的安康市房管局相关工作介绍称,《安康市物业实施管理办法》起草前做了大批意见咨询工作。文件在公布前也送给了市政府法制办审核,法制办确实给了许多修改意见,房管局也按照修改意见做了修改。对于为什么修改后的文件仍被质疑,工作人员说明为“文件修改后又有好几个部门参加了一些意见”。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yk38.com 版权所有 ©